<dl id="v2dq8"><menu id="v2dq8"><small id="v2dq8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<menuitem id="v2dq8"></menuitem><em id="v2dq8"></em>
      <em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thead id="v2dq8"></thead></ins></em><em id="v2dq8"><tr id="v2dq8"></tr></em>

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/dl><div id="v2dq8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menu id="v2dq8"><thead id="v2dq8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v2dq8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【短篇】你能善良多久


  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人性本善,但我覺得人性不可能永世常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到王濤再一次一飲而盡,然后紅著一雙醉眼看向自己,林釗不由得心里一陣厭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林釗不是個愛喝酒的人,但在偶然被拉來的酒局上卻被這個“新朋友”糾纏上,已經喝了好幾杯。他的頭開始一陣陣發暈,但王濤還不依不饒,仿佛滿桌七八個人,他的眼睛里只有林釗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抱歉,我實在喝不下去了。”看著搖晃著空酒杯盯著自己的王濤那有些挑釁般的眼神,林釗終于忍不住把心里的厭煩表露出來,他語氣不善地說完這句,就把剛剛和王濤碰過的酒杯放在了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酒桌上,和別人碰了杯卻在人家干了之后放下酒杯,是十分不禮貌的,林釗懂,但他沒控制住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濤的臉果然立刻就拉長了,他把空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,含糊卻強硬地問:“什么意思?不給面子是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酒桌上的其他人看出氣氛不對,趕緊勸解,把林釗硬拉來這酒局的王靖北更是趕緊站起來打圓場,但所有人的勸解都敵不過酒精對王濤的煽動。他激動地推開眾人,順手抓起一只酒瓶,居然隔著桌子朝林釗砸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下所有人都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林釗也非常意外,沒想到王濤竟然會這么激動,他緊急閃避,但還是被酒瓶擦了一下,額頭感到火辣辣一痛的同時,他聽到了酒瓶子摔在自己身后墻上碎裂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干什么?”林釗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干什么?不給我面子是嗎?今天我就把你放倒在這兒!”王濤紅著眼咬牙切齒地回答,就像林釗與他有殺父奪妻之恨一般。嘴里說著,竟然真的又抄起一只空酒瓶,站起來朝林釗逼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圍的人立刻拉住了王濤,但王濤瘋了一般叫喊著掙扎著,似乎非要弄死林釗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林釗憤怒,但也有些心慌了。他看得出,王濤似乎已經迷失心智了,如果給他掙扎出來,他是真的敢下殺手的。他一時有些恍惚。這時王靖北拉著他,匆匆離開了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直到離開酒店鉆進出租車,林釗還有些發懵。他把怒氣撒在了旁邊的王靖北身上,質問他為什么要把自己拉來和王濤那種瘋子一起喝酒,王靖北賠著笑安撫著他,卻也對王濤的表現難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一直是個很溫和的人,平時也不怎么喝酒的,今天怎么好像變了一個人?”撓撓頭,王靖北自言自語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都不知道,此刻在酒店包房里,王濤已經突然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般癱在地上,以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正在問眾人自己做了什么,他臉上的殺氣已經消失得一干二凈,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難以掩飾的驚恐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說起來我以前也不認識他,他今天怎么好像專門針對我一樣,就像我殺了他爹,簡直有病!”林釗還是憤憤不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今天他確實有些不正常。”王靖北附和著說,“明天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說到這里,他突然驚叫一聲:“師傅,你怎么開車的?!”然后就在林釗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的時候,他已經欺身探到前面兩個座椅的中間,狠狠地拉起了手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輪胎摩擦路面的聲音刺耳地響起,此時林釗才看出他們乘坐的出租車已經偏離了行駛方向,正目標明確地向路邊的廣告牌柱子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嘿嘿嘿……”出租司機陰森地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擁抱著第二天早上燦爛的陽光,回想起昨晚那似乎不真實的遭遇,林釗還覺得后背有些發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王靖北的果斷和敏捷,他、王靖北和出租司機三人都沒有受傷。但當他們怒斥之后下了出租車,出租司機那持續不停的陰冷的笑,還是讓他覺得自己是被人有預謀地帶到鬼門關走了一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來到自己的理發店門外,透過干凈的玻璃門,林釗看到員工們已經忙碌起來,這么早,已經有三四位客人在做頭發,這讓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推門走進去,晚報戶口是的回應說得好員工們的問候,林釗找了一張空椅子坐了下來。過了一會兒,他叫住了正經過自己面前的理發師小秦,問:“程嫣今天沒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 分享到朋友圈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關注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                  熱點事件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關注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                  閱讀下一篇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自媒體運營攻略
                  行業經驗交流

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
                  創建藏點
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名稱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說明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封面
                  轉藏至我的藏點 +新建藏點
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確定 取消
                    体彩11选5新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