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v2dq8"><menu id="v2dq8"><small id="v2dq8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<menuitem id="v2dq8"></menuitem><em id="v2dq8"></em>
      <em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thead id="v2dq8"></thead></ins></em><em id="v2dq8"><tr id="v2dq8"></tr></em>

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/dl><div id="v2dq8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v2dq8"><menu id="v2dq8"><thead id="v2dq8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v2dq8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v2dq8"><ins id="v2dq8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拾荒“共享殘骸”的致富之路

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價值高、銷路廣,堆積成山的“共享殘骸”變成了拾荒者的“金礦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當“共享經濟”的熱潮漸漸退燒,很多紅極一時的共享單車紛紛退場,隨著平臺退出運營,大量占用城市空間資源的“共單”,又成了許多城市的“共愁”。殘破不全的“共享殘骸”堆積成山,的確是大煞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只把“共享殘骸”的帽子扣在共享單車身上,未免有失公允。君不見,共享KTV、共享充電寶、共享籃球、共享家具......大多在泥沙俱下后,留下了一地雞毛。不少專家學者、企業家都站了出來,紛紛指責共享經濟的泡沫與弊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卻要感謝這場泡沫,幸虧這些財神,我今年才能過個肥年。”對于人們無不頭痛的如山殘骸,“收廢品”的阿超卻悄悄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迅速地它們占為己有,并從中淘出“金礦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全城掃蕩專撿無主“共享殘骸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賺錢的方式,就是尋找最值錢的垃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阿超告訴懂懂筆記,雖然在外人看來,收廢品又臟又辛苦,但卻很掙錢。2016年底,為了擴大業務規模,他在觀瀾租下了一片近3畝的空置地,將廢品站整體搬遷,并逐步實現正規化運作流程,“當時是想著這個行當會越來越有發展機會,員工也從幾個人擴充到了20多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“從去年初開始,我們就發現有很多破舊的共享單車,停在路邊沒人維護,或者被大量遺棄在村角巷尾。”阿超尋思,假如這些共享單車要是壞的,那么回收起來當成廢品賣,也能值不少錢。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當時并沒有著急下手。直到去年入夏后,工人告訴他網上到處都在傳“某某”共享單車倒閉,他便讓人仔細搜集了這些新聞,“發現好幾家經營公司都已經倒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公司都倒閉了,那么這些廢舊單車就應該沒人要。因此,他便帶著員工,走街串巷回收這些共享單車。然而,在回收單車的同時,他卻陸續發現了更多廢棄的“共享殘骸”:壞了的共享雨傘,隨意丟棄在關外的共享KTV框架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“為了能夠盡快將這些垃圾拖回觀瀾(廢品站),我還專門租了兩臺大貨車。”員工們也經常加班,只為了能夠搶在同行之前,將這些意外發現的“寶藏”占為己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將這些“共享殘骸”拉回廢品站之后,心思縝密的阿超并沒有急著將它們變賣,而是告訴員工,將這些“垃圾”找個地方堆填起來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雖然這些“廢品”的經營主體已經倒閉,有的更是被隨意丟棄,但還不能夠完全確保其沒有主人,先放上三個月等等看有沒有機構前來認領,“如果有機構認領,那么就只能還給人家,沒有機構認領,那就是我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光是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,就已經“占領”了這個回收站二分之一的面積,其他的“共享殘骸”更是將阿超他們的員工宿舍重重包圍。據粗略估計,站內這些未經處理的“殘骸”,堆起來重量就已經超過了1500噸了,材料主要以金屬、塑料、人造革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但堆放了很久,也沒見有誰上門認領。”于是幾個月后,阿超讓員工開始拆解這些“共享殘骸”。并通過分揀,重新挖掘所謂“殘骸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共享殘骸”能榨出不少殘值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因為數量多,所以拆解和分揀都是特別繁瑣的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阿超告訴懂懂筆記,在大量回收來的共享單車里,員工首先要將還能用的車輛挑選出來,部分因為在使用過程中遭到人為破壞的,要根據損壞的情況進行妥善維修。維修單車前,有智能鎖的要拆除、銷毀定位芯片,沒有智能鎖的不用費事,維修好直接噴漆。如此一來,一輛輛“嶄新”的自行車就誕生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但這畢竟是少數,還有很多都難以修復。”他表示,在每十輛回收回來的共享單車里,能夠找到成色較好、損壞較少的,最多只有一輛。而許多沒鏈子、缺齒輪、車輪扭曲的,都只能當成廢物處理,車身部分用機械壓成金屬塊,塑膠部分粉碎成顆粒,而部分含有通信SIM卡的智能車鎖,也被單獨拆出保存,“不知道這些便民的交通工具,怎么會被破壞成這樣,我們都覺得可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共享單車之外,共享KTV也是十分值錢的鐵皮“盒子”。阿超和員工陸續回收的幾十臺共享KTV中,有些是在馬路邊免費“撿”的,有些是在商超里面低價收購來的。而這些共享KTV的品牌,幾乎都是來自廣州一家生產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代理機構買了這個(指共享KTV),發現并不賺錢,還要交商超租金,索性就扔了。”更有些代理商直接把設備就“遺棄”在商超里不管不問,拖欠租金。無奈的物業方只能將這些設備變賣給廢品回收站,以挽回部分租金損失,“這么大個鐵盒子,收一個只要100來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比起共享單車,共享KTV可謂全身都是寶。鐵皮可以壓制成金屬塊;三面玻璃都可以整塊拆出清洗干凈;電子設備還可以拆出測試,將好的元器件保留下來;就連KTV里的兩個耳機和話筒,也能改裝下讓員工們帶回家用來聽歌、K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雖然都很值錢,但拆解的工作卻充滿風險,也很辛苦。”阿超告訴懂懂筆記,許多共享KTV由于常年沒有維護和保養,加上廣東潮濕的氣候環境,里面的鐵制配件大都生銹。因此員工在拆解分揀的過程中就要十分小心,不然就很容易被這些配件傷著,“一開始不懂,還有的工人被割到手要去打破傷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而同樣的問題,在回收來的共享雨傘里也存在。因為許多雨傘都是放置在公交車站供用戶使用,所以經歷了日曬雨淋,人為破壞之后,很多雨傘的支架都銹跡斑斑,許多傘面也破舊不堪。而放置共享雨傘的太陽能支輛,也多是殘缺不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但最危險的還是拆解共享電池。”大量被集中遺棄的共享充電寶,用的都是“飛某腿”品牌的鋰電芯,在行業內的知名度也比較高,所以阿超也讓員工將充電寶拆解,收集完整的鋰電芯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剩下的塑料部分粉碎或丟棄備用,“但這東西容易炸,所以拆解的時候,工人們都很小心,場邊堆放了許多拆出來的電芯,我每天也都是心驚膽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普羅大眾而言,在共享平臺退場之后,這些堆積如山的“共享垃圾”,便成了影響正常社會秩序的廢棄物。但對于阿超來說,大量“殘骸”卻是他最近半年多來的財富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告訴懂懂筆記,雖然會擔心有“主人”找上門,交涉擅自回收的問題,但與其讓它們爛在大街和河溝里,還不如讓“殘骸”產生應有的殘值,更何況這些“垃圾”都是被“主人”們所拋棄的。這樣一來,這些經過回收的產品既能產生積極的作用,也不會妨礙人們的日常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讓這些并不具備專業規范能力的草根廢品站,“承擔”起回收“共享垃圾”的工作,似乎并不妥當。因為一不小心,許多對公眾有潛在危險的產品或物品,也會隨著回收和流通,重新流向社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拆解后“共享殘骸”銷路寬廣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當初把這些東西當成廢品賣,那就太浪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總是能夠變廢為寶的阿超,并不擔心這些“共享垃圾”的銷路會成問題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在所有回收的“共享垃圾”里,最先脫手的,是那些能修好的共享單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噴漆之后,這些煥然一新的“自行車”,被一些區域采購商大批量買入,然后銷往那些不曾投放過共享單車的鄉縣地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修好翻新之后,基本上看不出是共享單車,收購價一輛30~50元。”阿超表示,許多來自云南、寧夏、甘肅等地的采購商,都將“自行車”運回當地落后市縣,以二手自行車的名義進行銷售,市價大概為80-100元/輛,因為物美價廉,因此頗有市場。甚至還有買家采購之后,大量在淘寶或閑魚等電商平臺上銷售,公開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一些從損壞的共享單車上拆下來的零件,也被當成配件進行清洗拋光,然后以低價賣給省內外的自行車配件商。而這些二手配件,也會以超低的市場價格,快速的流向各大縣市的自行車修車攤,“就連智能車鎖里的報廢SIM卡,也都有人想買,但拿去干嘛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那些從共享KTV上拆解下來的電器元件,有部分銷往華強北,被電子配件商買下,另一部分通過在深圳做生意的外籍商人,銷往印度及東南亞各國,成了普通市售的電器配件,還有部分較為成型的影音模塊、主板,就賣給了東莞等地生產KTV點播設備的廠家,進行“回爐再造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連粵東一些電器街的(店家),也經常會來淘這些廢棄元件,買回去當電器維修的替換零件。”至于那些從共享KTV上拆下來洗干凈的大塊玻璃,有部分已經被拿去制成了門窗。剩下的鐵皮,就和那些損壞的共享單、雨傘骨架一起,被壓成鐵塊,按噸賣給了廢鐵收購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那些整天讓阿超心驚膽戰,生怕會爆炸的鋰電芯,也以10元/塊的價格,賣給了關外一些生產山寨充電寶的小作坊。通過重新加裝外殼,貼上OEM品牌,搖身一變成了一個“全新”的充電寶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這些市場標價五六十元的組裝充電寶,其成本不足15元,但電芯的確是牌子貨,“有廠家送了我兩個(充電寶),但我到現在都不敢用,真替買了的人捏把汗。”阿超苦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和阿超交流期間,總有買家絡繹不絕地致電給他,想要購買金屬壓塊和電氣配件。他興奮的說,從去年初到現在,短短的半年多時間里,整個廢品站通過回收“共享殘骸”,賺了大概180多萬。也創下了歷年來營收紀錄的新高,員工們的待遇水平也因此翻了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別看不起收廢品的,也別看不起(共享)垃圾的殘值。”這話有點兒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處于井噴期的資本市場,捧紅了共享經濟,從單車,充電寶、雨傘,甚至到汽車、馬扎、籃球......大量創業項目都希望能夠在共享經濟的大潮里分得一杯羹,并成就一番事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從去年中開始,共享市場進入淘汰期,許多共享項目在“陣痛”中選擇退場。經歷了大手筆大投入之后,卻最終留下了一地雞毛。懂懂筆記曾在《那些爛尾的共享:黯然退場后留下一地雞毛,誰來善后?》一文中指出,大量不成功的共享項目所制造出來的大量商品,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社會的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相關部門在這些“共享垃圾”的管理和規范上也是明顯滯后的,很難有一套完整的指導規定,導致了共享產物成了沒價值、沒人用、沒人管的“新三無產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包括阿超在內的很多廢品收購商,都在著手回收“共享殘骸”。雖然這種回收行為暫無法可依,也存在侵犯他人產權的風險,但廢品站在挖掘這些產品殘值的同時,卻間接減少了其給社會帶來的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對著大量共享經濟所下來的“殘骸”,有人歡喜有人愁。這些無序和浮躁所帶來的社會負擔究竟創造了什么價值?這些價值與付出成本是否成正比?正在引起更多人的關注。(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


                  鈦媒體作者丨懂懂筆記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 分享到朋友圈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關注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                  熱點事件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關注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                  閱讀下一篇
                  微口訂閱號

                  自媒體運營攻略
                  行業經驗交流

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
                  創建藏點
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名稱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說明
                  藏點封面
                  轉藏至我的藏點 +新建藏點
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確定 取消
                    体彩11选5新疆